沂南

喜欢码无厘头的小段子

活着真的很累,每天都是面具对面具,没有一点真实可言。
我不知道我还能走多久,每天都跟行尸走肉一样,麻木?不,应该是无心。
跳楼也试过,但在大妈看神经病的眼神中还是溜了。
手背的伤口鲜血淋淋,但真的不痛——冬天手本来就冻得没知觉,就算是用不尖锐的牙签一点点反复划,也毫无知觉。
我试过跟朋友倾诉,但又有谁会理一个疯子呢?自己憋着,挺好的。
家里是父母的吵架,成绩一出来就是一场闹剧——父亲是施暴者,母亲是观众,我,我是一切的根源,我不应该存在。
母亲跟我说过,当我奶奶知道我是女的时候,她想让我父亲休了母亲,重新娶一个。农村嘛,养儿防老,重男轻女,父亲是她最后的希望,可惜了,生了我这个废物。
我是谁?我应该是谁?你们..期望的我,是什么样的?

疯吧,坏掉吧,已经无所谓了。没有心,没有痛觉,就这样腐烂吧。
2018,你好。再见。

评论 ( 5 )
热度 ( 1 )

© 沂南 | Powered by LOFTER